2018年11月

20181118 日迹

果然合作这种东西就是必须要讲清楚所有利益关系才能进行,从我主观方向上提出的、形式模糊的人际关系型的技术合作,最终的结果通常是不美好的,除了对关系有所破坏,同时也会产生非常垃圾的合作成果。

正所谓商业合作本身,不过是分钱游戏,如果连怎么赚怎么分都没搞懂,就没必要进行商业性质的合作。

以前不知道为什么,总是在涉及利益的时候产生一些纠结的、不必要的自我心理暗示,会认为提出要钱是一种不恰当的交际行为;但是事实上,在最早期的时候提出要钱,并提供具有相当价值的技术服务,是维护交际关系的最好行为。

今天尝试走出自己的圈子,把合作的分成提前拿出来讲,耿直一点其实能够很清楚地把问题简化,也是防止赚了钱大家心不齐的好办法。

明明是很简单的道理,却总是要伤痕累累了才知道。

20181117 日迹

懒了一整天,早上起的超晚,下午回笼又睡了一个多小时。

杜月笙那本书看完了,看完的第二天就转接给了供应商的一个比我小8天的小伙汁。
下一本打算看看 数学之美 那本书。

不是很想说话了,言多必失;也不是很想在说话方面搞的特别多过场了,还是耿直点好。

希望越来越寡言,说得越来越清楚吧。

20181111 日迹

今天双十一诶。

抱着打不过就加入的态度,在炉石里终于搞进了9级,之所以最近很想打炉石,主要是因为回忆起我2014年到现在玩了这么久居然还没上过传说有点点蛋疼。
还是很想用牧师上一把传说的呀。(不过现在失去梦想开始默默打快攻治疗术了)

双十一买了一些东西。今年没有很快剁手,买的比较佛系,也没怎么看折扣。
下单时猛地发现,去年还在看匡威和P&B入门系列,今年看的都是七匹狼和罗蒙的穷逼入门系列了。今年下半年开始在穿衣打扮方面稍微注意了一点,以前浪(sha)人(diao)的形象逐渐收敛起来,在外面也会穿着衬衫无褶裤,踢着皮鞋,我称自己的这个状态为——人模狗样。

前几天有人送了两瓶红啤,就去拎着见了好久不见的、大学结识的老哥,然后被臭骂了一顿。今年在事业上没有什么发展,而且行动的路线飘忽不定,逐渐走向很虚很玄的那一种生活方式了,老哥看来这是完全不得行的,当然我也本身就这么认为。

老哥强调成长和积累,当然我也是知道它的重要性的,显然低自律高散漫的我对于那种稳步发展的路径经常是认同却不做的样子。如果问到为什么不踏踏实实做,为什么那么选择虚无缥缈、为什么急功近利,我都会给出一大串原因,最后说出实话——其实就是自己想那样做。当初进行退学也是一样的,并不是找到了更好的选择,而是真的只是想退学就退了,所以自己就应当承受退学一事带来的一切后果。

每想起那天的事情都会有一点压抑,不过好在没心没肺。为了给二哥讨论分享,抢着时间一天内读了一本书,古典的《跃迁》。古典老师在我心中是畅享书的王牌大家,读的过程中总是不由得去想:“这里他是如何切入自己的软广的?那里又是如何引导读者去认同他的观点的?”

用理工老哥的话:“你就一杠精。”

生活中的喜怒哀乐反复无常,现在已经没有什么哀怨的感觉了,或许是见得东西已经足够多到在我当下的生活中不以物喜不以己悲了,但谁又知道生活向前行进之后的哪一时刻,我所见所闻会再次不足以平衡自己对生活的得失心,然后崩塌自己本来就不存在的信仰,然后切换到另一个精神世界,然后再次跌倒、趴在地上仰头见识难以接受的现实,然后在折磨中寻找下一个不悲不喜的心态,再轮回。

20181104 日迹

生活总是该有点梦想,或者说有点理想。但是面对窘迫的生活,面对自己的债务、机会、欲望,动不动就是会想不出来自己到底有什么理想。

人们常说的理想总是与现实严重脱轨的东西,也都是渴望而不行动的东西,其实这种对待理想的方式有些普遍地出现在我的经历之中,非要反思的话能说出一大篇乱七八糟的自我哭诉,显然就算是做了自我哭诉也并不会起到什么作用,就好比赌徒每次输得精光之后都喊着戒赌,然后过几天一旦手中握住了现金就会再次进入赌场打各种各样明知会输的东西。

生活中的自己和实际的自己和自己幻想的自己往往不是一样的、或者说我们本身就是一体多面的,生活中的自己、工作中的自己,有时客观来看甚至有的地方是极度冲突的。很少有人能做到让自己做成本我的样子,之所以我说“很少”,主要是我的身边还真的有人可以活出自己的样子,只是会附带的做出一些社会层面、人际层面、或者自我经济条件层面的牺牲,我当然是无法接受这种牺牲而选择了接受自己多面的样子。

想着自己应该更加健康的时候的那三分钟热度会让我们换上运动服动几下自己的肥膘,这已经是做的很好的状态了(如果不自我肯定那后面会动的更少),如果是一般的、表现不好的状态则是——把想得到的、运动过程会用到的东西全都买个遍,然后吃灰。一说起这个,知乎上曾经有个很好玩的问答,问题是《新手应该如何挑选跑步机》,有一个高赞回复里面旁征博引地列举了几个主流跑步机,不过他旁征博引为了讲述的内容并不会与跑步机的功能有关,而是清晰明确地说明了每个跑步机可以晾晒哪些种类型的衣服和被子,用以在阳台起到不吃灰的优秀效果。

昨天晚上大半夜被召唤接人,接送的人打电话的时候还能说出完整的话,在我到了之后已经开始闭着眼睛聊微信了,显然闭着眼睛是打不出任何字甚至输入框都点不开的,然后还醉醺醺地问我手机输入法点不开怎么处理、是不是需要送去修一下了,我伸过手把他手机按了关机然后说估计是死机了你看屏幕都点不开,他闭着眼睛点了点头说哦明天麻烦你帮我看看吧然后就躺在我副驾上一副想吐沫子的表情了。

虽然不知道他是否是真的陷入了完全的喝醉的状态,但是至少这告诉了我们喝多了会对身体的状况造成哪些影响。送他到了他家小区,我问他在几楼,他说,“啊,805”。我感觉很奇怪,印象里是12楼啊,我就问,几栋805?他说,S酒店805。

于是只能把他找个酒店安置好付了房费我就开车回家了。

在新的生活中我逐渐隐藏了自己程序员的身份,让做过技术这件事成为自己过去的一个印迹,将更多的资源与人脉尝试对接到自己的生活中,也尝试换一种思维把自己赚钱的方式多元化。

现在的生活不能说很好,但至少,自己当下的这个感觉,应该是很愉快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