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12月

20181220 日迹

成年人的世界,错综复杂,而身边的成年人又总是引导我进入这样的复杂世界。

世界不能变得更简单吗?生活不能变得更透明吗?商业必须是欺诈吗?

复杂的根源是什么?

从第一句谎话开始,后面的一切都会滚雪球一样地由谎话组成;开始隐瞒到最后,会积压无限量多的愤懑、阴郁。

相比于现在的生活,感觉苏州那边凌大人所在的公司就很开明,很清爽。
有机会,真的,想去拜访。

20181213 日迹

什么是“应该做的事”?

今天又看了几眼张鑫旭的博客,真的,太喜欢他的思考方式了,很触动。

他2013年写了一篇博文,讲到自己曾经闭关6个月,学习,整理,输出。看到这篇就想到宇哥前阵子骂我的时候说的,“你就不能沉下心来做一些事情吗?”

现在,确实不可以。“而且沉下心来做什么?”

——————

重新审视了一下自己今年一年发生的事情、所作所为,基本上得出一个结论,“人还是要多做好事、守正道”。

今年吃的亏,曾经认为是遇人不淑,后来想想,有些吃亏并不能算吃亏、更应该说是对他人更多层面的认识;也有些吃亏本来问题就在自己没有勤学好问,主动送塔。

是原罪。

尝试更加平静,增加自律的能力,增加知识,增加执行。

从勤快地修一个灯泡开始,生活中的一切都是自然的,学习是自然的,运动是自然的,和呼吸一样,和写作一样,都是在指尖流淌的时间、在眨眼的时候消磨的体力,是敲击键盘的时候和手速一起飞驰的秒钟,是看不见的云在行走,是看得见的灰尘在不规则运动,是阳光下的暖流不知所措,是洗漱时第一下被放出来未经使用过的水那般莫名的存在,冬日冬夜,温度在悄无声息地变化,身体和衣服摩擦、取暖、保温、透气,感知冷感知热,呼吸偶尔会被鼻塞堵的不舒服,闭上眼睛的心跳。

平静,感知生命,感知真实,用各种方式表达自己,思考自己,看自己。

20181208 日迹

帮朋友搬了东西,然后一起回学校去给要考研的冯总加油打气,聊了聊近况、也问了问其他同学的事情。

毕业只半年,却仿佛风云变幻,每个人都在社会的洪流中碰撞出了大量的故事,有些同学已经开始晒娃,有些同学创业赚了十几万被P2P爆到归零,有些同学考研失利还落下一身病况,有些同学已然考上公务员回乡报效父老。

在学校的同学,过着住处与图书馆两点一线的日子,或许是有些沉浸在严肃的生活之中,会产生一些莫名其妙的哲学思考;沟通之后发现都是些被视野框住的小问题而已,估计等升学之后就好了。
但是想想,自己在学校的时候,又何尝不是如此。

借出去了三本书,一本《杜月笙传》,一本《5分钟商学院》,一本《上帝掷骰子吗》,反而是我认为最不会看书的人看的最多,或许这也跟自己身处的位置有关,身上责任越多的、越忙碌的,反而看书看得多——这三个人原本都是一本书不看顶多刷刷公众号和新闻视频的人。

跳个话题,发现在没有人生资本的时候,最应该把自己分散投资。1/6部分做长线投入的零风险项目,1/2部分做可以稳定收益的低风险项目(比如打工),1/3部分做高风险高回报易归零的学习型项目。我应该懂点编程,懂点经济学,懂点社会学,懂点心理学,应该熟悉自己的阅读习惯,应该有对自己的认知反思周期,应该知道如何安慰自己、如何克制情绪,或许这些都做到个基本上之后,才能称之为“入世”吧。

享受沟通的喜悦,为自己能通过思考帮助别人破开困惑而感动。

行如散人,心怀赤诚,言起平淡,观去本源,格而深邃,知也无涯。

20181202 日迹

效率低下、体验极差,原因就在专注度上。提高专注度之后重新考虑生活中的事情、感受它们,有时候能体验到更幸福的错觉。XD

平时事情很多,也很杂,合作了N多的公司,一个人当N个人用,精力极度分散。但是实际上用在正经doing的时间不多,大部分时间散开、注意力涣散,甚至一条推送都能僵自己好久,想来就是这个问题。

在混沌大学听了领导力的课,讲师是《幸福课》的教练,就有一种感觉:领导力 == 创造幸福感的能力。

最近自制力贼差,不过有几个事情满足了:炉石打了一次低保(打不过就加入),MC开着作弊模式把自己理想状态的小窝棚做出来了,也开着Creator模式用/locate跑图找遍了所有自己想得到的地形,算是真心愉悦了一把。

很久一阵子没写日迹,健身也偷懒了一周昨天刚去,发现小年轻确实是有小年轻的弱点,被小年轻教练带的膝盖上侧的腿部肌肉严重弱化,蛙跳几下居然有撕裂一样的痛,感觉血量上限降低了诶。

Keep上听了个很好玩的说法,无氧训练长期减肥,其实感觉蛮不错。不过关键还是提升自己的运动能力,只有运动能力提升了,才有更高的消耗能力。

专注做事情的感觉,这种“心流”还有点不错。包括写东西的时候,只要想起一个点马上就码字,想说什么就说什么,这样的自言自语有时莫名开心。

显然因为脑洞太大脑回路清奇,写着写着就语无伦次了,哈哈。

上周的时候还发生了一个很好玩的小插曲,我在上高速的口子上变道刮了一个面包车,保险和修车的地方串通好了开个较高的价格理赔。修车前我强调右侧后视镜的灯坏了让帮我处理下,因为不是事故处,我可以自费;修车方管事的点头同意。取车的时候灯没安,我就提出了意见。取车在上午10点多,我倒了处理完理赔已经12点,他们说厂子没件了要去红牌楼取,一等就等到了下午1点,终于取到配件,师傅安装的时候一巴掌按碎了我的后视镜……遂再从配件中心发一个后视镜,取到的时候已经2点半,结果神奇的一帮人给我发错了车型……就很气,直接绷着脸瞪着管事的人笑着说,“取个车从10点取到下午3点,师傅你给我个能处理好具体时间,精确到分钟哈。”那边道着歉让配送中心打滴滴送配件……结果30分钟就搞定了。
——这不是贱么……早这么高效也不至于白送我一个灯的几十块。也是丰富多彩的一天……

这几天发现汪峰的歌莫名好听,发现他的歌里有一种特别好玩的组合味道,宋冬野+刀郎 的感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