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类 随笔 下的文章

20190209 日迹 及 不明就里的自我总结

尝试用Egg.js做博客系统,打算是做个管理端,然后再做个静态的前端用API去请求。目前已经撸出来了管理端,但是感觉本末倒置了……做来做去发现开发需求完全等同于“Typecho+Typecho主题”……

年前年后的这段时间老老实实地学了一些东西,也反思了一下为什么很长一段时间都有一种“对任何事情都有想法、感觉很适合自己、但是一旦开始做了之后就很容易知难而退”的感觉,包括前几天又突发奇想感觉自己能想出很多的东西所以很想系统学习素描——最后看了一些《富兰克林自传》之后打消了这个想法——应该只是一时冲动。

前FIS大牛、UC浏览器技术Leader、现全民直播CTO张云龙的GitHub上有一篇很有技术人反思自己的文章一个程序员的成长之路,里面有几句话摘抄到这里:

我把整个职业生涯分三个阶段:
第一阶段,一技之长。就是深耕你的专业技能,你的专业技术。
第二阶段,独立做事。当你的一技之长达到一定深度的时候,需要开始思考如何独立做事。
第三阶段,拥有事业。选择一份使命,带领团队实现它。

永远不要放弃一技之长,没有所谓的转行或者转型,永远坚持你最初的领域,扩充你的外延,最终达成比较全面的能力,所以一技之长是值得你长期信仰的。

看到这些文字之后我消化了很长一段时间。

同样的话在不同阶段的自己眼中是不同的,或许很长时间以前的自己看到这些话会说:“说得好,我选择学习大佬”(然后就玩去了);17年的自己应该会感觉到一些危机感然后Mark一下继续干活;18年的自己应该会表示怀疑并且内心坚信技术并不适合自己。而现在看到这些话,内心毫无波动,只想默默记下来,隔一段时间看看。

总结总结再总结,真正拿出来所有的总结出来做一个统一的总结的话,就是:我每一个事业、每一个“长期计划”、其实都没有存活太长的时间。经常被外行以想法很多夸奖、也经常被家人以XXX方面还挺有天赋夸奖,产生了一种骨子里的自负、发自潜意识的对规则的不认同、以及对世界复杂度的漠视,这种想法可能有很多小镇子里出来的“别人家的孩子”相同,但是我们走出桎梏看见了灯红酒绿闻到了血味铜臭听说了都市传说,崩塌的自我信仰无法再支撑自己的前进步伐的时候,或许会习惯性接受了某一种非理性的客观存在,将自己安置在一个已经既定存在的角色中,感觉更安稳舒坦、对未来有了信仰,然后等下一次崩塌之后再次依照此法重建,无限轮回到自己和自己的下一代身上,就淡忘了自己的初衷、为什么来到这样的世界、当初的自己如何厌恶现在的自己。

自认为做技术的人在这种轮回中会稍微清醒一些,行业的特性导致自己身处在任何环境都有一定的搜索能力、也有很多有趣的形形色色的云社交圈子,这些其他的力量时不时会将自己从非理性中唤醒,就像耄耋老头不再相信楼下小张卖的床垫能延年益寿一样地顿悟:啊,我在做什么?

记得听谁说过一句很有意思的话,“工程师是这个世界上最公平的职业,因为你仅凭努力就可以走得很高很远,如果你还觉得你天赋不足,可能是你的努力没有到位。”从前认为这句鸡血良言是如此扎心,现在感觉眼界和见识对硬技能影响是这样的严肃恐怖。我2014年知道了前端工程化这个概念,2016年第一次全职工作,但是2019年大年初二才清楚原来大厂在2014年就已经做了非常多非常完善的工程化了、而且在几年内的那么多种解决方案我一无所知;计算机基础薄弱在小公司完全不会体现出有什么问题,因为应用层靠搜索和文档阅读已经能解决大半部分的问题,不过真正的技术大佬们正在每天Review别人的新作、生啃主流框架的源码,且愈加熟练高效。那句很有意思的话,我感觉可以改一点点:

工程师是这个世界上最公平的职业,因为你仅凭努力就可以走得很高很远。如果你还觉得你天赋不足且已经很努力了,不如尝试打开自己的窗子尝试和那些上面的人建立链接。

工程师最好玩的就是,很有可能我们终自己一生都找不到终极,永远有向上的力量和方向在指引。所以我卸载了炉石放弃了在这个暂时还没有工作的节骨眼上去学素描,2019希望能找到一个能够苟且的环境继续磨炼自己,同时做一些真正能够在自己立命之本上扎根的学习,也要去挽回自己当时退学造成的巨量影响,等何时能够和同龄人站在同一起跑线上的时候,再回头看看离这些文字落下的一瞬已经隔了几年之久,我是否已经能够独立存活、养家糊口,是否真正理解了谦卑和静默的意义,以及我的博客是否已经用上了自己此刻挖了坑的Typecho主题。

20190119 日迹

这段时间在找工作啦。

重新梳理了下自己的生活,发现之所以在2018欠下N多的债务,无非是因为贪婪的意识作祟,一直妄图有一步登天一样的效率来进行第一桶金的积累,结果正是被人顺着这种想法一直牵着走。

欲望是没有终止的,不管自己身处何处、身边何人给予肯定、当下有何种积累等,都无一例外地要把自己放到最客观的位置看待。经常有人说回归初心,我认为回归初心就是尝试用几年前那个自己来看待自己。在2018的困顿期,我一直果断地认为之前的我太过愚蠢、对利益无所算计,反而是在2018年对利益斤斤计较的我失去的更多。

这个2018年,涉足过灰色地带,冒出过大量的空手套白狼的想法,甚至有几次险些彻底违背本心和法律去做一些奇葩勾当,好在自己身边有个靠谱的人拉住了自己,没有一脚踏进深渊无法回头。很多次在想、在讨论怎样通过操作来得到一些政策上的补贴,口头上讲的是拿到了补贴可以用于事业发展,其实本心想的无非是回收成本、行为变现,这种想法本身就是危险的。

如今要做的事情,就是找到工作,老老实实做一些靠谱的事情,回到2017之前那种心态,真心把力量放到硬本领的提升和沉淀里,做长期的规划,认同现在的生活,寻找更健康更透明的前方。

很想对自己说一句,好久不见。

Fiftone

前段时间在博客给自己标了一个新的名字,伍时壹,终于满足了自己中二的期冀。
于是在博客也写了一句:闲情择月 不如心散无常。
赶上今天在阿里的语雀上注册账号建库,就想起了这句,就给闲情择月两句配了文,居然感觉回到了八九年前的时候,内心洋溢出一股莫名其妙的青涩。

信笔轻言闲情事,溯誉尝究择月光;
清植溉荟求心散,黄道飞星录无常;
卸甲无人以为伍,却已笑谈止惶张;
任尔来去度几时,壹品黑茶暖未央。

或许男人,多少都会有一点仿佛是个诗人的时候吧。

20181220 日迹

成年人的世界,错综复杂,而身边的成年人又总是引导我进入这样的复杂世界。

世界不能变得更简单吗?生活不能变得更透明吗?商业必须是欺诈吗?

复杂的根源是什么?

从第一句谎话开始,后面的一切都会滚雪球一样地由谎话组成;开始隐瞒到最后,会积压无限量多的愤懑、阴郁。

相比于现在的生活,感觉苏州那边凌大人所在的公司就很开明,很清爽。
有机会,真的,想去拜访。

20181213 日迹

什么是“应该做的事”?

今天又看了几眼张鑫旭的博客,真的,太喜欢他的思考方式了,很触动。

他2013年写了一篇博文,讲到自己曾经闭关6个月,学习,整理,输出。看到这篇就想到宇哥前阵子骂我的时候说的,“你就不能沉下心来做一些事情吗?”

现在,确实不可以。“而且沉下心来做什么?”

——————

重新审视了一下自己今年一年发生的事情、所作所为,基本上得出一个结论,“人还是要多做好事、守正道”。

今年吃的亏,曾经认为是遇人不淑,后来想想,有些吃亏并不能算吃亏、更应该说是对他人更多层面的认识;也有些吃亏本来问题就在自己没有勤学好问,主动送塔。

是原罪。

尝试更加平静,增加自律的能力,增加知识,增加执行。

从勤快地修一个灯泡开始,生活中的一切都是自然的,学习是自然的,运动是自然的,和呼吸一样,和写作一样,都是在指尖流淌的时间、在眨眼的时候消磨的体力,是敲击键盘的时候和手速一起飞驰的秒钟,是看不见的云在行走,是看得见的灰尘在不规则运动,是阳光下的暖流不知所措,是洗漱时第一下被放出来未经使用过的水那般莫名的存在,冬日冬夜,温度在悄无声息地变化,身体和衣服摩擦、取暖、保温、透气,感知冷感知热,呼吸偶尔会被鼻塞堵的不舒服,闭上眼睛的心跳。

平静,感知生命,感知真实,用各种方式表达自己,思考自己,看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