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类 随笔 下的文章

20181208 日迹

帮朋友搬了东西,然后一起回学校去给要考研的冯总加油打气,聊了聊近况、也问了问其他同学的事情。

毕业只半年,却仿佛风云变幻,每个人都在社会的洪流中碰撞出了大量的故事,有些同学已经开始晒娃,有些同学创业赚了十几万被P2P爆到归零,有些同学考研失利还落下一身病况,有些同学已然考上公务员回乡报效父老。

在学校的同学,过着住处与图书馆两点一线的日子,或许是有些沉浸在严肃的生活之中,会产生一些莫名其妙的哲学思考;沟通之后发现都是些被视野框住的小问题而已,估计等升学之后就好了。
但是想想,自己在学校的时候,又何尝不是如此。

借出去了三本书,一本《杜月笙传》,一本《5分钟商学院》,一本《上帝掷骰子吗》,反而是我认为最不会看书的人看的最多,或许这也跟自己身处的位置有关,身上责任越多的、越忙碌的,反而看书看得多——这三个人原本都是一本书不看顶多刷刷公众号和新闻视频的人。

跳个话题,发现在没有人生资本的时候,最应该把自己分散投资。1/6部分做长线投入的零风险项目,1/2部分做可以稳定收益的低风险项目(比如打工),1/3部分做高风险高回报易归零的学习型项目。我应该懂点编程,懂点经济学,懂点社会学,懂点心理学,应该熟悉自己的阅读习惯,应该有对自己的认知反思周期,应该知道如何安慰自己、如何克制情绪,或许这些都做到个基本上之后,才能称之为“入世”吧。

享受沟通的喜悦,为自己能通过思考帮助别人破开困惑而感动。

行如散人,心怀赤诚,言起平淡,观去本源,格而深邃,知也无涯。

20181202 日迹

效率低下、体验极差,原因就在专注度上。提高专注度之后重新考虑生活中的事情、感受它们,有时候能体验到更幸福的错觉。XD

平时事情很多,也很杂,合作了N多的公司,一个人当N个人用,精力极度分散。但是实际上用在正经doing的时间不多,大部分时间散开、注意力涣散,甚至一条推送都能僵自己好久,想来就是这个问题。

在混沌大学听了领导力的课,讲师是《幸福课》的教练,就有一种感觉:领导力 == 创造幸福感的能力。

最近自制力贼差,不过有几个事情满足了:炉石打了一次低保(打不过就加入),MC开着作弊模式把自己理想状态的小窝棚做出来了,也开着Creator模式用/locate跑图找遍了所有自己想得到的地形,算是真心愉悦了一把。

很久一阵子没写日迹,健身也偷懒了一周昨天刚去,发现小年轻确实是有小年轻的弱点,被小年轻教练带的膝盖上侧的腿部肌肉严重弱化,蛙跳几下居然有撕裂一样的痛,感觉血量上限降低了诶。

Keep上听了个很好玩的说法,无氧训练长期减肥,其实感觉蛮不错。不过关键还是提升自己的运动能力,只有运动能力提升了,才有更高的消耗能力。

专注做事情的感觉,这种“心流”还有点不错。包括写东西的时候,只要想起一个点马上就码字,想说什么就说什么,这样的自言自语有时莫名开心。

显然因为脑洞太大脑回路清奇,写着写着就语无伦次了,哈哈。

上周的时候还发生了一个很好玩的小插曲,我在上高速的口子上变道刮了一个面包车,保险和修车的地方串通好了开个较高的价格理赔。修车前我强调右侧后视镜的灯坏了让帮我处理下,因为不是事故处,我可以自费;修车方管事的点头同意。取车的时候灯没安,我就提出了意见。取车在上午10点多,我倒了处理完理赔已经12点,他们说厂子没件了要去红牌楼取,一等就等到了下午1点,终于取到配件,师傅安装的时候一巴掌按碎了我的后视镜……遂再从配件中心发一个后视镜,取到的时候已经2点半,结果神奇的一帮人给我发错了车型……就很气,直接绷着脸瞪着管事的人笑着说,“取个车从10点取到下午3点,师傅你给我个能处理好具体时间,精确到分钟哈。”那边道着歉让配送中心打滴滴送配件……结果30分钟就搞定了。
——这不是贱么……早这么高效也不至于白送我一个灯的几十块。也是丰富多彩的一天……

这几天发现汪峰的歌莫名好听,发现他的歌里有一种特别好玩的组合味道,宋冬野+刀郎 的感觉。

20181118 日迹

果然合作这种东西就是必须要讲清楚所有利益关系才能进行,从我主观方向上提出的、形式模糊的人际关系型的技术合作,最终的结果通常是不美好的,除了对关系有所破坏,同时也会产生非常垃圾的合作成果。

正所谓商业合作本身,不过是分钱游戏,如果连怎么赚怎么分都没搞懂,就没必要进行商业性质的合作。

以前不知道为什么,总是在涉及利益的时候产生一些纠结的、不必要的自我心理暗示,会认为提出要钱是一种不恰当的交际行为;但是事实上,在最早期的时候提出要钱,并提供具有相当价值的技术服务,是维护交际关系的最好行为。

今天尝试走出自己的圈子,把合作的分成提前拿出来讲,耿直一点其实能够很清楚地把问题简化,也是防止赚了钱大家心不齐的好办法。

明明是很简单的道理,却总是要伤痕累累了才知道。

20181117 日迹

懒了一整天,早上起的超晚,下午回笼又睡了一个多小时。

杜月笙那本书看完了,看完的第二天就转接给了供应商的一个比我小8天的小伙汁。
下一本打算看看 数学之美 那本书。

不是很想说话了,言多必失;也不是很想在说话方面搞的特别多过场了,还是耿直点好。

希望越来越寡言,说得越来越清楚吧。

20181111 日迹

今天双十一诶。

抱着打不过就加入的态度,在炉石里终于搞进了9级,之所以最近很想打炉石,主要是因为回忆起我2014年到现在玩了这么久居然还没上过传说有点点蛋疼。
还是很想用牧师上一把传说的呀。(不过现在失去梦想开始默默打快攻治疗术了)

双十一买了一些东西。今年没有很快剁手,买的比较佛系,也没怎么看折扣。
下单时猛地发现,去年还在看匡威和P&B入门系列,今年看的都是七匹狼和罗蒙的穷逼入门系列了。今年下半年开始在穿衣打扮方面稍微注意了一点,以前浪(sha)人(diao)的形象逐渐收敛起来,在外面也会穿着衬衫无褶裤,踢着皮鞋,我称自己的这个状态为——人模狗样。

前几天有人送了两瓶红啤,就去拎着见了好久不见的、大学结识的老哥,然后被臭骂了一顿。今年在事业上没有什么发展,而且行动的路线飘忽不定,逐渐走向很虚很玄的那一种生活方式了,老哥看来这是完全不得行的,当然我也本身就这么认为。

老哥强调成长和积累,当然我也是知道它的重要性的,显然低自律高散漫的我对于那种稳步发展的路径经常是认同却不做的样子。如果问到为什么不踏踏实实做,为什么那么选择虚无缥缈、为什么急功近利,我都会给出一大串原因,最后说出实话——其实就是自己想那样做。当初进行退学也是一样的,并不是找到了更好的选择,而是真的只是想退学就退了,所以自己就应当承受退学一事带来的一切后果。

每想起那天的事情都会有一点压抑,不过好在没心没肺。为了给二哥讨论分享,抢着时间一天内读了一本书,古典的《跃迁》。古典老师在我心中是畅享书的王牌大家,读的过程中总是不由得去想:“这里他是如何切入自己的软广的?那里又是如何引导读者去认同他的观点的?”

用理工老哥的话:“你就一杠精。”

生活中的喜怒哀乐反复无常,现在已经没有什么哀怨的感觉了,或许是见得东西已经足够多到在我当下的生活中不以物喜不以己悲了,但谁又知道生活向前行进之后的哪一时刻,我所见所闻会再次不足以平衡自己对生活的得失心,然后崩塌自己本来就不存在的信仰,然后切换到另一个精神世界,然后再次跌倒、趴在地上仰头见识难以接受的现实,然后在折磨中寻找下一个不悲不喜的心态,再轮回。